BNS剑灵私服_剑灵SF - 寻剑灵私服游戏资讯网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剑灵3 244

前不久,子公司校招了两个中学生,在他们职能部门,她们两个时常在傍晚开黑玩撸啊撸,按键拍得砰响,顶楼的同僚精采吹来要伤人的表情。

做为她们的上级领导,我告诫了她们,千万别在傍晚咱午睡的这时候玩格斗游戏,接着这群小姑娘变为上班后一同玩,送餐一点儿,在子公司待到挺晚。

看见她们,我也好似看见前年他们爱好格斗游戏的这个模样,年青真好。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格斗游戏是很奇妙的小东西,有时他会让人沉沦人格;有时能让人打发正面焦虑,排遣忧伤;也能在找两个全然不那样的当今世界,去回去新体验几番。许多人对格斗游戏博奈,我真的太主观了,因格斗游戏耽搁了正丞,这不怪格斗游戏,得小飞侠。

就像我,从没怪过《剑灵》,反倒真的有这种这款格斗游戏陪着一同高速成长,是两件很美好的事。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征稿玩者:天真烂漫的Alappuzha

我12年左右上大学,剑灵是13年开测。在此之前,他们宿舍两个人都关注了这款格斗游戏,并盯着每个活动在抢激活码,也约好了,谁抢到激活码,要贡献出来大家一同玩。

很不幸的是,他们宿舍4个人,没有两个人抽到。

好不容易等到格斗游戏公测,他们也才真正地玩到剑灵,刚开始的职业没许多,刚好他们就每个分配各玩了两个职业,我玩的是拳师,老大玩剑士、老二玩气功师、老四玩力士。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大家一同玩格斗游戏的日子最有意思了,有人菜,有人更菜,在互相调侃中,他们的等级一点儿一点儿地升上去。

他们跑完了主线,刷完了每天的日常后,就会带着妹子去逛风景,那日子真是两个惬意。

而到了晚上,宿舍熄灯后,他们躺在床上也会聊一些与剑灵相关的内容。还发生了不少趣事。

因为年少轻狂,有时就想着开老战友的玩笑,有一次,我在打某个副本,吐槽老二操作稀烂。把他整得不开心了,接着那家伙大晚上要跟我solo。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在打之前,老大和老四还起哄增加点彩头,输的人要在站在阳台对顶楼楼女宿舍喊:我xxx是个菜鸡。

当时他们也上头了,一口就应下来了,接着我和老二大半夜一点儿多从床上爬起来,穿着一条裤衩在那SOLO。

我拳师打他气功师,有点被克,其实并不是特别好打,我看老二在副本时常被BOSS给干死,真的捏死他应该没问,没想到那天还发挥挺好,三局两胜,在我先下一局的情况下,连翻了两盘……

这一场战斗是我的一生之耻,不仅两个学期都被老二刺激,还更重要的是,我还真对着阳台喊出了……

我当时一脸羞愧,,想着大晚上鬼叫不好,就把时间延后。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第二天傍晚,她们起哄让我兑现承诺。于是,我就对着阳台喊了一大嗓子,当天下午,我就翘课了,实在没脸见人,我就让那两个损友帮我喊个到。

其实不光是我,她们也在玩格斗游戏的期间发生了许多糗事。

比如他们的老大,他特喜欢在格斗游戏里拈花惹草,还时常拉着女玩者去各种地方拍照留念。还上传到QQ空间。

但他还真就翻车了,这件事也是他的一生的黑点。

之前老大和公会的两个妹子同僚勾搭上了,上午陪这个看风景,下午陪这个打本,晚上还要再陪语音。最后被吐槽了许多,公会里大家起哄让他选两个。

接着,他还真就选了两个最漂亮的。也是打本相对最厉害的。

用老大的话说,选这个有共同话题,还能一同交流打本,其他两个妹子手太残了,带不动。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其实老大就是颜狗,看妹子漂亮而已。那女生的照片他还发他们看过。真的挺好看的,也是中学生。

再后来,老大说,暑假的这时候说要去面基奔现了,还向他们炫耀了几番。

暑假结束后,他们回来宿舍问他啥情况,他黑着脸告诉他们被忽悠了。

后面那妹子向他坦白了,其实他是男的,给老大的照片是用的网图,其实没啥恶意,就是希望他能帮忙带着打本。并且那男的表示,能当个朋友,见面请老大吃饭等等。

所以,这次见面就吹了,老大的原话是:我大老远坐两个小时动车,就去让个男的请我吃顿饭?

这事后,老大在格斗游戏的放浪风格也收敛不少,估计有心理阴影了吧,被他们嘲笑了许久。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再后来,他们格斗游戏玩着玩着,也就毕业了,各奔小东西,联系少了许多,她们两个都已经不玩剑灵了,我时常喊她们一同继续玩,都说有时间再看看,接着就没后续了,我也能理解她们,生活所迫。

所以,现在就我在坚持了,每次看看消息,有新版本,新内容的这时候,上去玩玩,工作忙的这时候就丢着,不忙的这时候就捡起来玩玩。逛逛那年走过的山山水水,也算是缅怀青春的最好方式了。

剑灵回忆录:和舍友PK输了之后,我被迫对着女宿

不过,说到底,还是有点孤单,如果那两个家伙,能再陪我走一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