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剑灵私服_剑灵SF - 寻剑灵私服游戏资讯网

【剑灵到底讲了什么故事】无日峰&御龙林(上)

剑灵私服三系服 178

音频版半条命

我们好,我是狼桃,欢迎走进【剑灵究竟讲了什么故事情节】

下期节目将和我们一同剖析和回顾剑灵主线任务的大幕与第二幕。天地会徒弟旅程的最转捩点便是那雾海之中的场屋峰与松柏青翠的御龙林,在我眼里是最具有武侠片气氛与意象的情景。在故事情节开始前,还是先概要的介绍一下场屋峰和御龙林吧!由于音频内容量有限,下期音频将分为上、下两个部分。

御龙林归属南方大陆的南端,尽管隶属衰弱的云国,却又因为地势偏僻,因此成了恶匪与海贼盘据、社会治安与生活条件极差的两个区域。不过,或许由此可见,也才吸引到了无数练武者与武林剑客在此归隐、修练。场屋峰则与御龙林相望,是天下七子之一——小黑洪玄公带领其先知修练的地方。由于常年无外人出入,这种清净与和平持续了许多年。

【剑灵到底讲了什么故事】无日峰&御龙林(上)

直到有一天,武林不再平静。这有些残破却甚久夜晚的御龙林,逐渐患上了悲剧与密谋的绯红。

那是两个原野的夜晚。松柏卫急忙跑来报告说,西边海域出现漆黑。道PR内江债得知那不是冲角团的密谋后,长舒了口气,可一丝阴云涌上心头,那里不正是场屋峰吗?过去的事渐渐显露在道PR内江债的脑子里,不经意间船已走进场屋峰出口处。果然,此时的场屋峰重燃了奥尔恩。

究竟出了什么事......道PR内江债这样想着,无意中辨认出那态射着暗淡漆黑的海面上,似乎飘浮着两个蒙面人,据闻才辨认出是两个垂死、身负轻伤轻伤的少女。道PR内江债连忙将此人从海中捞出……还好,还剩口气。

闪光的漆黑下,道PR内江债看清了少女衣服上的纹饰,死而复生的醒悟让他呆住一口空调。

他是……天地会的人???

二十八年前,身为天地会徒弟的道PR内江债离开了场屋峰。为挽救必再,不顾师父的反对,下定决心下山。尽管离开了华山派,但他从未忘记师傅的教诲。松柏卫便是道PR内江债定居松柏村后,不忍看到民众常年遭受周边恶匪与海贼的侵扰而创立的组织。他们最出名的死对头便是那臭名昭著的冲角团……这个我们的老朋友日后会谈到,咳咳,毕竟我们的兰兰老婆就是冲角团的嘛。

时间回到一天前……

喂,快醒醒,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

红霞初露的场屋峰,美梦中的少女被自己的师姐喊醒。这位少女——或者是少女,便是身为玩家的你扮演的角色。为了避免代入感方面带来的争议,就把这位少侠称作你吧!

你的美梦被师姐打破,师姐名叫金燕,是天地会的老四。她告诉你,早会的时间快到了,叫上其他师兄师弟就赶紧来集合吧!

你叫醒了身为老三却仍旧没能在武学上获得突破的程宏,以及天赋异禀却喜爱偷懒的老五华仲。在门外,又遇到了师傅的大徒弟、我们的老前辈——天罡。天罡师兄面对后辈们的脸色那是越来越难看。谁让师弟们整天好吃懒做不好好练功,师傅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作为大师兄,他肩负着管理门派的职责,肩上的担子肯定不轻。

现在还差二师兄无尘了……你便和金燕一同前往他最爱独处的山崖上。

无尘是两个高个子的人族男性,年纪轻轻,却是天地会老资历的二师兄。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刻苦练功。据他所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达到那个境界。你经常好奇他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但无尘也只是沉默地笑笑,似乎心中有着那种无法说出口的答案。

站在悬崖边上的无尘伸出手放飞了一只信鸽,信鸽扑腾着翅膀朝着被晨曦染成淡黄色的天空飞去。

天边逐渐飘来一片乌云。

看起来要变天了。

我们一同参加了早会,师父洪玄公在早会上也只是稍微唠叨了几句,便让我们解散晨练去了。不过,他还是叫住了你。

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

我们都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把你单独叫去,不过金燕师姐面露微笑,或许这意味着师父可能会把你收为正式徒弟了。

其实早就在前一晚,洪玄公就已经和天罡说明了此事。天罡也知道师父的身体已不如当年,将手头的天地会神功传给其中两个徒弟,继承这天下七子的衣钵是迟早的事情。不过,师父的选择却让他大吃一惊……

师父轻描淡写地走向书架,将那本天地会秘籍小心翼翼地交给了你。天罡师兄之所以会如此惊讶,是因为师父没有把天地会神功传授给他这个首席徒弟,也没有传给勤学苦练的无尘,而是选择了你。

既然已是入先知弟,那便开始你的修练吧!可别掉以轻心、辜负师父对你的信任了!

远方压来大片的乌云,天罡师兄告知我们要在下雨之前结束今天的晨练。

正当我专心练功的时候,无尘告诫金燕不要东张西望。金燕低声告诉程宏,今天的无尘师兄很奇怪。程宏倒说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此时的场屋峰还是一派朝气蓬勃、充满平和的氛围,而无尘的反常表现,或许不会让人联想到之后将会发生的那一切。

其实无尘师兄也听说了明日你要成为正式徒弟的事情。前天夜里,无尘就走进了天罡的卧房,自告奋勇要负责这次的入门仪式。他假扮成蒙面人,用书信邀你独自来山脚的修练洞窟找他。

无尘自然是没有手下留情,用其精湛的武艺让初出茅庐的你见识了武林的险恶。不过看在你只是个菜鸟的份上,还是留一条活路吧,反正……

你摸爬滚打地离开了山洞,却听到了外面雷雨的轰鸣,与混杂在里面的、不详而凄厉的尖叫声。

程宏师兄、金燕师姐、天罡师兄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时的场屋峰已经转眼间变成了人间地狱,不详而扭曲的魔界生物从不知何地不断地袭来。用刚学会的武功制服了几只魔物后,你朝着上方据闻……师父洪玄公正在与两个陌生的黑衣女子战斗。

秦义绝!当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洪玄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色长发,苍白的皮肤,还有那充满怨恨的眼神。分明就是秦义绝!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两个杀气腾腾的杀手。洪玄公似乎有点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他握紧了手中的拐杖。

秦义绝是来取鬼天剑的。所谓鬼天剑,是仙界降下于人界的神器之一,蕴含着能够撕裂三界时空的能力。当然,它也是举办天命祭必要的道具之一。所谓天命祭,原本是个请仙的仪式。传说中,治理国家之人,若是遇到了什么困境与灾难,便会展开天命祭,开启仙界大门,将仙界的贤能之人请到人间,以他们非凡的智慧为治理国家者提供指点与帮助。当然,只要对条件稍加操作,也可以开启魔界大门,引领魔皇降世。秦义绝此行的目的便是要将这被洪玄公守护在场屋峰的鬼天剑夺走。

如今的秦义绝已经通过操控风帝国内政,成为了风帝国的太师——当然,这部分内容比较复杂,不属于今天要讲的范畴。

洪玄公当然不能让这女魔头得逞,怎料到他却突然仿佛使不上劲一样险些瘫倒在地。

原来是之前我下的药生效了?熟悉的声音让洪玄公大为震撼,他看到,自己的徒弟——无尘从秦义绝身后慢慢走了过来……

天地会竟然有你这样的孽畜!……洪玄公失望的语气中带着愤怒。

现在的无尘可不在意什么立场。他只想获得神功,只想着变强,哪怕付出一切代价也好,达成自己那充满恩怨的目的——

虚弱的洪玄公看了看身后无助而绝望的你……为了守护住这最后的徒弟,守住这鬼天剑封印住的、黑暗的洪流,难道只能使出小黑的全力了吗?

洪玄公缓缓起身,集中全身的气力,在众人的瞩目下逐渐从两个瘦小的老头、化身为两个如巨石般强壮而充满压迫感庞然大物。

这才是完全的洪玄公,完全的小黑,完全的——我!(哔——)咳咳串台了串台了。

这便是师父作为天下七子之一的小黑使出全力的样子。这股气势如同排山倒海一般,使得秦义绝一行人瞬间就占了下风。

不过为了得到鬼天剑,就算不怎么光明的手段也无所谓吧?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强大,但我,早已今非昔比。

秦义绝将你夺过,用你的性命要挟洪玄公。

这可是天地会最后的徒弟。

洪玄公的身体逐渐萎缩,他咳嗽着,变成了那个虚弱的矮小老头。

答应我,放过他好吗……

鬼天剑便就这样落到了秦义绝的手上。在你与鬼天剑之间……或许洪玄公选择的,是命运。

你要,活下去……

这是师父对你说的最后的话。

秦义绝拿过鬼天剑的同时,将指导你三年的恩师撕碎在了黑暗中,撕碎在了你的面前。 你悲愤,痛苦,尽管不敌面前的强敌,却耗尽全身力气向这师父与同先知弟的仇人挥拳冲去。

然后便是眼前一黑。

鬼天剑的利刃在你身上划出了狰狞的伤痕,如墨色花朵般不详的诅咒也深深地烙印在了你的灵魂与躯体中。

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小家伙也活不了多久。

你被秦义绝丢下了悬崖,逐渐模糊的意识中显露出在场屋峰那快乐而平和的三年,显露出师父与师兄师姐们的容颜。

天地会就这样遭受了灭顶之灾,而你则由山崖堕入雨夜冰冷的海水中,失去了意识。

沉入海底,恍惚间却仿佛有一白衣仙人,呼唤着你即将堕入黑暗的灵魂。这是梦吗?还是幻觉?模糊中,最终还是昏死了过去。

然后,在这个雷雨交加的血腥夜晚,划着船前来查明情况的道PR内江债,从海中救起了这个垂死的少侠……

好了好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